此情可陈

冰秋‖忘羡‖花怜,渣反‖魔道‖天官,咸鱼萌新初来乍到,文渣画渣随缘产粮

歧路(冰秋)

※人物是秀秀的,ooc是我的,冰秋only
※短小脑洞,突发奇想,反派养成男主的另一种方式。灵感源自原文里沈清秋明白洛冰河心意……好像说过原来洛冰河真有这么乖这么傻,恐怕不用沈清秋打,只用他说一声就会听话地下深渊……

灵流骤断。

洛冰河瞬时警觉,回头去看原本为他输入灵力滋养心脉的师尊,那人极快地敛去同样震惊的神色,一双白手在空中顿了顿,最后僵硬地垂在身侧。

洛冰河额上天魔印仍然明灭不止,暴乱的魔气尚未恢复,神智却猛然清明,再顾不了其他,猛扑上去抱住沈清秋。

“可是那无可解……又发作了?!”

沈清秋思绪万千,满心焦灼只想着棘手的任务,一时被抱个满怀。洛冰河自然而然把他故作平静的苍白表情解读为默认。

拥抱不过只持续了一瞬,对恩师的关切战胜了身世败露的恐惧,洛冰河也是病急乱投医,咬牙切齿道:“弟子这便去为您采来灵药!”

“那花方才已被魔气侵蚀了……而且,没用的。为师无碍……你不必……”

“那,师尊博闻强识,可知到底何处能寻来那阴损毒药的解法?!为师尊刀山火海出生入死,弟子也在所不辞!”

刀山火海!

别!

沈清秋反捉住洛冰河的衣袖,少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——

他们眼前便是一处真正的“刀山火海”。

——无间深渊。

冲天的火光把两张白面映得通红。深不见底的沟壑中,隐隐有长啸和哀鸣之声。无数狰狞的面孔和枯爪,在地狱般的薄雾中翻腾。

洛冰河素来机敏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异毒产自魔界,若有解药,也必是要一探魔巢了……”

猛然意识到少年心中所想,沈清秋惊骇之下不能说话,瞪大双眼攥紧手中一方衣角。

洛冰河展颜一笑,空手划出一道魔气割裂衣袍。

“弟子去去就来……烦劳师尊耐心等候了……”等到收拾好心情,等到寻来解药,再来见您……

深渊无底,少年白衣猎猎,一跃而下。

并非欺骗,天魔血有解魔族异毒之能,而下无间深渊是觉醒洛冰河此身血脉的必由之路……

这一切本是顺应命运……

心头却完全没有轻松啊……

心口这痛,五年之期里无人可解,无药可救。

END

#突发奇想,反派养成男主的另一种方式。

灵感源自原文里沈清秋明白洛冰河心意……好像说过原来洛冰河真有这么乖这么傻,恐怕不用沈清秋打,只用他说一声就会听话地下深渊……

此处假设了沈清秋能对秘密暴露的洛冰河稍稍温和、宽容的一种处理方式。沈清秋终于不忍亲手把爱徒打下深渊,为受伤的洛冰河调息时却恰发作了无可解,洛冰河正是心乱如麻又思及师尊往日恩情,自愿跳下无间深渊。

(瞒着师尊修行魔道,却没有被惩罚反而被包容,但自己内心过意不去就关自己小黑屋冷静(同时为师尊积极找解药)……只是无间深渊比小黑屋可恐怖多了……也费时费力多了)

再无责任脑补下这样养成的洛冰河性格偏差:无间深渊历练很难,很考验人心,原著冰哥的信念是恨,纯为报复敌人,用了五年;冰妹则又爱又恨迷茫挣扎,用了三年;而新假设下这种冰妹没什么理由恨了,再反复煎熬之中,只记得师尊的好,只剩下变态的爱,刻骨铭心成为支撑他的信念,也会导致他无可避免走上极端。

梦魔前辈点醒他:你就是无可解的良药,既然师尊也是你心魔的良药,不如你们py交易吧

私心希望冰妹听话地强上了师尊

再脑补一个彩蛋:

重逢之时。

笑容因为过分的殷勤而微微邪异,看沈清秋的眼神细致地让人浑身发毛,仿佛要捕捉他每一个神态,舔舐他每一寸皮肉。

嗜食爱欲的饕鬄。

饶是直男如沈垣(呸)也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味!绝世黄瓜的尊严被蔑视了有没有!绝世雏菊被觊觎了有木有!

鞍前马后、言听计从,却越来越懂得运用手段谋取自己的私利。

做完这个,师尊摸摸头好不好?

今天也够听话吧?可不可以求师尊亲亲呢?

下次再帮到师尊的忙,不必道谢,就……师尊以身相许吧?

已经听不进对方的理性,爱如毒药,径自入骨。

千算万算算不到,小白花终究还是黑了——不因天下,只为一人。

唯一麻烦的是,曾经他们的感情是有一个过程的,先是双双误会,然后在解开误会过程中逐渐互(掰)通(弯)心(直)意(男)。但现在,这个过程没有了!脆生生的黄瓜要被掰折了好吗?

就像强哔一样,先奸着,奸着奸着就熟了……这种傻叉然爽的套路,是满脑子黄色废料的飞机巨巨会写的,梦魔前辈凭着直性子会说的,但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,换谁谁愿意啊?

这个沈清秋怕是要艹了!

评论(5)

热度(61)